推荐可靠的买球APP

听新闻
放大镜
10万余吨污泥一埋了之 四川遂宁污泥处置监管严重缺失
2021-09-17 16:29:00  来源:江苏检察在线

  9月6日,四川省遂宁市因长期放任企业非法处置污泥,被中央环保督察组通报批评。

  中央环保督察组的通报认为:当地不作为、乱作为,监管严重缺失。

  2015年以来,遂宁新景源生物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景源环保公司”)因违法倾倒填埋污泥先后被群众投诉14次,然而遂宁市船山区不仅不闻不问,还一度谎称群众反映的问题不属实。截至今年8月底,仍有8万多吨违法倾倒填埋的污泥尚未得到安全处置。

  近日,记者跟随中央第五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来到四川,负责调查该案的督察组人员告诉记者,污泥若不妥善处置,相当于之前走了几十步,最后一步没走好,将引发新的环境风险。而这一案例,也揭开了全国污泥无害化减量化问题的盖子。

  企业通风报信、匆忙转运被抓现行

  中央环保督察组是在四川省广安市的污水处理厂调查时发现异常的。据介绍,在前期调查阶段,工作人员就发现广安市多家污水处理厂的大量污泥去向不明,调出的台账显示,这些污泥都运送到了同一个目的地——新景源环保公司。

  资料显示,新景源环保公司成立于2012年,以生活污泥、农作物秸秆、畜禽粪便等固体有机废弃物为原料,采用好氧发酵-蚯蚓养殖-蚓粪筛分生产有机肥的方式处置生活污泥,设计年消纳生活污泥5万吨。

  跨市转移过程中会不会出问题?这家公司有处置能力吗?带着这些疑问,今年6月8日,督察人员来到位于遂宁市船山区老池镇的新景源环保公司附近,恰好撞见挖掘机正在掘土,里面埋的不仅有生活污泥,还有工业污泥和一些灰白色固体。

  经查,2014年以来,新景源环保公司先后从四川省遂宁、广安、南充、内江等地42家污水处理厂接收污泥22.33万吨,租用687.9亩土地,假借“土壤改良”名义,将10.51万吨污泥直接倾倒、填埋。2017年3月,在不具备处置工业污泥能力的情况下,该公司违规接收填埋广安北控水务有限公司2.74万吨工业污泥,还于2014年年底违法接收填埋遂宁市赛思科公司天然气脱硫石膏,在地下形成510吨灰白色固体混合物(属危险废物)。

  督察组看到的挖掘机作业现场,则是此前调查的污水处理厂通风报信,新景源环保公司心虚之下匆忙转运被抓到的现行。

  抽样检测发现,填埋污泥周边地块土壤中铜、锌含量超标,受污染地块面积达193.9亩,其中基本农田115.4亩。目前,新景源环保公司因涉嫌环境污染犯罪,企业相关负责人已被留置。

  6年14次投诉置之不理,整改再次“病急乱投医”

  未处置的污泥所散发的浓重恶臭以及招致的飞虫早已引起周边百姓极大不满。督察组查阅资料发现,从2015年起,群众投诉该公司填埋污泥就有14次之多。此前,船山区老池镇党委书记还曾拍摄现场视频,微信发给遂宁市船山区生态环境局局长,请求调查处理。但相关部门不闻不问,放任问题长期存在。企业有恃无恐,问题愈演愈烈。

  2020年11月,四川省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遂宁市期间,群众再次投诉这一问题,但是船山区弄虚作假,回复谎称群众反映问题不属实;遂宁市不严不实,未经认真核实原样转报调查结论,导致问题依然未能得到及时解决。

  这样的工作方式在督察人员看来是极不负责的。“地方还是失职,不应该企业说啥就相信啥,然后简单地给群众答复。”翻看地方提供的调查笔录,企业声称,污泥跟土壤拌起来就相当于改良土壤,“只要核对进场污泥量和出场复合肥量之间的差额,很容易就能发现端倪,为什么这么多年就没人关注?”

  更加恶劣的是,该问题被指出后,遂宁市、船山区仍未给予足够重视,相关职能部门相互推诿扯皮。船山区“病急乱投医”,招标确定的第三方污泥处置单位没有实际处置能力,遂宁市也没有及时发现并纠正,导致第三方污泥处置单位未履行固体废物跨省转移法定程序,未征求四川省生态环境厅同意,擅自在2021年7月14日将12车约360吨污泥运往重庆处置,被接收地监管部门及时发现予以退回,造成负面影响以及二次环境风险。

  各地应引以为戒

  “我们可能只是揭开了这种现象的盖子,不仅是四川遂宁,全国都面临这类问题,应该引以为戒。”督察人员说。

  实际上,早在今年第二轮第三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7月反馈意见中,就指出各地在污泥处置上的缺位:河南省开封市至今无正规污泥处置设施,兰考县每年约6600吨污泥堆存在厂内;辽宁“十三五”规划建设28座污泥无害化处置项目,仅有1座开工建设。再追溯至前些年的上海、天津,两地存在的污泥无害化处理能力严重不足、违法堆存问题突出等问题也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频频提及。

  随着人口增加、城镇化推进,城市管网、城乡污水处理厂大量建设,污泥产生量也越来越大,但对于污泥处置和管理,此前关注度并不高。

  根据住建部的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共有污水处理厂4140座,处理能力接近2亿m3/d,规模位列世界第一。但是污水处理设施仍然存在区域分布不均衡、部分污泥处置存在二次污染隐患、重建设轻管理等问题。为此,“十三五”规划提出了实现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由“规模增长”向“提质增效”转变,由“重水轻泥”向“泥水并重”转变等。

  “污泥处置缺口大,还有欠账。”督察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在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中,重点关注的是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如今老问题基本解决,污泥无害化处置成为各地面临的新的共性问题。

  污泥中的重金属和有害成分直接进入水体或土壤,会带来新的集中环境污染,代价巨大。“一埋了之很简单,但后续土壤修复成本很高。”

  在以往污泥处置的几条路径中,做填埋处理的垃圾填埋场已逐渐闭库,焚烧处理的砖瓦厂或水泥厂的生产也不稳定。加上部分砖厂和水泥厂受疫情影响曾数月没有开工,导致污泥无处可去。

  还有一些企业利用污泥养蚯蚓、再生产复合肥,这在四川占到54.4%。但在督察人员看来,这种方式的监管有薄弱环节,企业鱼龙混杂,很可能没有经过严格的工艺程序,污泥就进入土壤。今年6月1日,农业农村部发布的《有机肥料》标准正式实施,禁止污泥发酵制成农用有机肥。

  污泥含水量超过80%,如果能在污水处理厂进行干化,把含水量降下来,也可实现污泥减量。但记者了解到,污水处理费是事先定好的,政府与污水处理厂所签订的合同多为25年或30年,政府不出钱,政策又没要求,企业自然不愿另外增加污泥处理处置的昂贵建设成本和运行成本。

  “污泥处置的长效性机制还未形成。”督察人员表示,生活污泥今后的去向问题需要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把污泥无害化处置提到日程上,作为一项民生工程去解决,要拿出切实可行的办法。

  在督察组看来,地方上不仅要解决“上面要我干,我就必须干”的问题,还要拿出“我自己要干”的内生动力。

  本报成都9月6日电

  编辑:祝诗淇